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江苏一农民在黑龙江讨债20年未拿到钱

2020-01-17 点击:629

法律被忽视的悲哀”当我打电话给李李生,他写信给本报反映他20年的辛勤工作,想了解情况时,他崩溃了,对着麦克风一句话也没说就哭了。“我现在有白发,我妻子靠捡垃圾谋生。我已经20年没敢回家了!”夹杂着悲伤、悲伤和悲伤的哭声持续了很长时间.

这种悲伤和悲伤可以从今天出版的反映项目资金拖欠的三封信中感受到。

为什么业主拖欠工程款的问题多年来没完没了?为什么不诉诸法律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许多诉诸法律和法院做出还款决定的人仍然无法得到解决?今天这些代表信的发表是为了引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和思考。

工人应该工作赚钱,雇员应该支付,债务应该偿还,这是很自然的。为什么这个古老的传统道德原则在今天没有法律保护?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近年来,拖欠工资和债务的人往往是正当的、专横的和无忧无虑的。然而,那些被亏欠的人经常跪下,向别人磕头,生活在持续的恐惧中。合同法、劳动法和许多其他法律不能保护工人的报酬权。为什么?存在不守法、执法不严、不查处违法行为和司法不公等问题。例如,业主恶意拖欠债务,新官员无视旧债,欺侮弱者,电力部门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执行不力,压弯法律,权力和金钱交易,包括党政机关和公共机构违反规定和超过债务标准建造建筑物,大厅和大厅或从事豪华装修。当然,它也暴露了工程建设领域的许多非法操作问题。总之,法律没有得到重视,工人和法人的权益没有得到重视。

当法律以及公民和法人的权利和利益被忽视、忽视甚至蔑视时,最可悲的是弱势个人或群体。农民工是权益最容易受到侵害的群体。

如今,还有一个群体的权益经常受到侵犯,即消费者,尤其是移动通信消费者手机用户。面对几乎被垄断的强大电信运营商,近13亿手机用户和8亿多手机互联网用户实在是太弱了。没完没了的霸王条款和各种模糊的指控经常让消费者不知不觉地变成瓮中之鳖和铁砧上的肉。即使他们知道自己的权利和利益受到侵犯,他们通常也没有权力反抗。与明显的数万个违约项目不同,电信运营商秘密侵占名消费者,如清算流量、对电信增值业务收取任意费用等。将它们分成几分、几美元或几十美元,或者通过“技术手段”剥夺消费者的选择权,例如升级4G后不返回3G。消费者在这个时候往往是无助和愤怒的。

在法治社会中,最重要的是确保守法公民能够在平等、自由、安全和尊严中生活。法律的力量在于通过惩罚来促进善。法律没有得到尊重、尊重、遵守和执行,犯罪者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不仅是法律的悲哀,也是公民和社会的悲哀。我们已经听到太多关于由此造成的生活悲剧和社会悲剧。为了减少这种悲剧的发生,我们必须从司法和执法部门着手。正义是公平的,执法是严格的。人们认为只有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公民才会幸福,社会才会安宁。(赵贝贝)“读者来信一:黑龙江铁龙公司和孙武县房地产开发公司已经拖欠了20年。在两级法院判决后,他们失败了。承包商要求支付52岁至72岁的欠款。他靠垃圾收集生活了33,354天,20年来一直没有收到任何钱。

我是李李生,江苏省泗阳县王集镇的农民,今年72岁。

1993年,为了养家糊口,作为江苏淮阴市建筑安装公司的项目经理,我带领380多名农民工到黑龙江省进行了三次施工

1995年1月17日,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铁龙公司应向我们支付160万本金和20万利息。铁龙公司对该决定提出上诉。这场诉讼已经进行了将近10年,中间经历了许多曲折。直到2004年9月29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才作出最终判决,决定铁龙公司向我们支付项目本金和利息,总额超过139万元。然而,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保留铁龙公司查封的财产,导致他们没有钱赔偿。因此,我向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今年8月18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发布《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4年黑高法委赔偿字第1号),最终决定黑龙江省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支付我们.04元。判决生效后,我应该在15天内还清债务,但近3个月过去了,我仍然没有钱。我把判决文件拿到市法院,他们对我的回答是:"如果市政府不拨款,我们就不能捣毁银行,对吗?"我已经跑了几十次了,法庭还是没有结果。没有办法,我只能呆在法院门口。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见我绝食、撞墙、喝农药,怕影响不好,终于放手:“明年一月我给你钱。”但是我受够了欺骗和搪塞。我真的等不及了。

孙武县房地产公司债务案也让我痛苦不堪,惨不忍睹。1998年,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孙武县房地产公司应支付180万元以上的项目资金、利息和保证金。孙武县房地产公司拒绝接受判决,并向黑龙江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省高级法院于2000年3月作出终审判决,决定孙武县房地产公司向我公司支付近90万元的项目资金和保证金。2000年6月,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未能立案执行,导致孙武县房地产公司查封18套商品房,并将其出售。经过多次上诉,2001年4月,省高级法院又下达了一项执行裁决,将孙武县房地产公司欠款案移交齐齐哈尔市法院在不同地方执行。结果,这个案子被忽视了很长一段时间。法院还说找不到案卷。最后,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齐齐哈尔市法院“找到”了文件,但没有执行该案,而是要求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将该案发回黑河市法院执行。到目前为止,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尚未决定由哪个法院来执行此案。

因为上述两家公司不偿还债务,我还欠着230多名农民工的工资,其中4人患有癌症。2006年7月28日,当资金需求失败时,一个姓孙的农民工的兄弟一时冲动伤害了我。他们认为我这个“邪恶的承包商”盗用了他来之不易的钱。我想哭,只能和妻子离开家,到黑龙江省黑河市讨债,一直问到现在。我们通常靠捡垃圾为生。我和我71岁的妻子不能回家。我们无处可说,因为经常有农民工和兄弟挡住门。我们已经20年没回家了。春节就在眼前。我也想回家和我的孩子和家人团聚。我那些拖欠工资的兄弟们也在等着他们的工资来维持生计。

黑龙江省黑河市李李生

日期归档
天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o-vtec.com 技术支持:天水新闻网 | 网站地图